【警探组】我康纳今天就是要气死你们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性感康纳,在线气人


还是甜饼一发完,摸底特律的鱼真的十分上瘾👌










————










底特律的人,现在也包括仿生人,一半喜欢康纳,因为他英俊的外貌,偶尔表现出来不合时宜的单纯和懵懂,这让那些人类疯了似的追捧——“你看他多可爱乖巧!他难道还不是个宝宝吗!”




汉克想冲这类人吐口水。




康纳乖巧吗?答案是否定的,汉克真的不知道康纳哪里和乖巧这个词扯得上关系——是指让他闭嘴还不到三秒钟这个仿生人又开始不厌其烦的为他科普高脂肪的危害性吗?或者是让他乖乖待在车里,结果自己刚下车对方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追了上来?还是说就算他强调了一百遍案发现场的液体可以用其他手段分析别用他的舌头,但只要汉克的视线一移开,他就把沾了死掉两个星期的尸体的血往嘴里放?




警局前台的露西非常嫉妒他:“得了吧,康纳都和你住在一起亲密接触了,你还有什么不满?”




汉克面无表情:“哦,你是指他一边说着‘I need you’一边狂扇我耳光这种亲密接触吗?”




再这么下去,汉克觉得自己应该用不到抽屉里的左轮手枪,他的结局一定是被仿生人气死。




而另一半的人,则是想要殴打这个警用仿生人。




汉克不喜欢这类人,但他真的有点理解。




毕竟说实话,就算是汉克也不是一直都那么喜欢康纳的。




尤其是在马库斯起义,康纳真正变成了“人”之后,汉克觉得对方要是有什么“气人条”的话,应该已经突破了最高点吧。




谈判破裂导致歹徒自爆已经是常事,上面现在除了确定要击毙的对象,否则轻易不会派康纳去谈判。战斗力更是浮动的厉害,能单枪匹马搞定一个恐怖袭击小组,却在夜总会和那个女性崔西打的势均力敌。加上读不懂空气的技能,康纳几乎能随时随地的惹毛任何人,并且在惹怒别人后正直而无辜的询问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时候就该汉克出场安抚受害者了。




那之后,康纳也会沮丧:“我是否给您带来了麻烦?”




汉克把西装纽扣系上,满不在乎:“选了你做搭档就包含适应你的不可预测性。”




他用康纳当初说过的话回答,康纳觉得有点……高兴,蓝色的led不停转圈,他喜欢这种还有些陌生的情绪。




“一定要我和你一起去吗?”汉克无奈的叹气,打心底里不习惯镜子里一身西装,胡须和头发都一丝不苟打理好的自己。




马库斯——那个仿生人领袖,给康纳发了邀请函,诚挚的请他们参加他主人举办的私人画展。




在得知马库斯称某个人类为主人的时候,汉克惊悚的连瞳孔都颤抖了——那个马库斯,那个一枪一个人类,领导着仿生人大军,高举自由旗帜的马库斯——居然还有个主人。




“如果这能让您的情绪好一些,我也可以。”康纳这么建议。




想到康纳顶着马库斯的脸叫自己“主人”的场景,汉克从生理到心理都被浇了一层冰水:“不用了,谢谢。”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但在拉法叶大道看到卡尔别墅的那一瞬间汉克的表情还是有些微妙,康纳注意到后开口:“您在羡慕吗副队长?”




“……”汉克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同样一身黑色修身西装,腰线美好的仿生人,冷静的说,“康纳,如果你有一天变成一堆零件,凶手那一栏会填着我的名字。”




康纳微微一笑,他现在已经可以明确的分辨汉克的话哪些要认真遵守,哪些可以不用听。




来为他们开门的是卡拉,这个觉醒最早的女性家政仿生人,带着一个高大的黑人货运仿生人和一个永远长不大的YK500。汉克第一次接触这个奇怪的家庭时还有些抵触,但几次后也就把这些人当成了普通人类——而且,爱丽丝送他的那些小卡片小花束确实让警局的一群糙汉们眼红死了。




“嘿,爱丽丝,”汉克抱起小姑娘转了个圈,“好久不见,长高了。”




爱丽丝一脸惊喜:“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很快就要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汉克摸了摸她的头。




每一次汉克见到爱丽丝都会这样说,即使大家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但爱丽丝依然非常高兴。




“马库斯和卡尔在大厅。”卡拉笑着说。




汉克已经做好了准备看到一个纸醉金迷的派对,但他错了,他看到的是穿着围裙在拖地的马库斯。




“……”




说实话,这冲击力有点过于大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老汉克揉着自己的眉心,感到头痛。




闻言,为了让他确认不是做梦的康纳伸手掐了一下汉克的脸颊,后者差点跳起来,怒不可遏的瞪着他:“Fuck you!Android!”




看着汉克快步朝里面走去离开他的背影,康纳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啊,汉克又生气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卡拉觉得自己应该要说点什么,但她只是叹了口气:“进去吧康纳,他不会生你的气。”




汉克·安德森对康纳有种令人困惑的宽容,虽然他看起来还是对康纳骂骂咧咧的,但凭良心讲,康纳做的事,就算挨揍也不奇怪了。可汉克每次也只是在口头上教训一下,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康纳的气人军功章,有他自己的努力成果,也有汉克的一半功劳。




卡拉觉得自己撞破了某种隐秘的事情。




画室里,卡尔正在和某个好友聊天,站在角落的警官想起刚刚马库斯温柔叫醒这个在画室不小心睡着的艺术家,又想起某个仿生人啪啪打他脸的叫醒方式。汉克脸都要青了。




康纳敏锐的察觉到汉克的情绪异常。




聊聊相扑?聊聊足球?聊聊身体?




鉴于汉克现在每天都能看到相扑而且他不喜欢自己对他的生活方式出言干涉(所以仿生人决定只付诸行动),康纳拟定了聊天方案:“副队长,昨晚的比赛底特律队又输了。”




“……”




汉克难以置信的看着康纳:“你是故意的吗?”




副队长为什么会生气?他在生我的气吗?我做错了什么?灵魂三问让康纳的蓝圈转成黄色,他苦恼又疑惑:“我不懂您的意思。”




“安静一点,康纳,就……闭嘴好了,Please。”




卡尔注意到了他们,马库斯的同伴,和一个与仿生人搭档的警官。




“安德森先生。”卡尔得体的微笑。




汉克端着香槟微微颔首,天知道他有多么不适应这种场景,卡尔看出他的拘束,于是转而向康纳聊天,他对这个在觉醒之前就格外异常的仿生人有点好奇,马库斯板着脸站在卡尔身后。




“康纳,玩的开心吗?”




“我……”康纳被汉克禁止用机械的数据表达情绪,他只好思考了一下才诚实说道,“我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开心。”




这种情绪数据只有在面对汉克时才会明显到足以让他察觉。




“你喜欢画画吗?”




“我认为应该不喜欢。”




卡尔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挑战,他带着康纳来到他最骄傲的一幅巨大画作前,问道:“你对这幅画有什么感觉?”




马库斯抿嘴笑了笑,很显然,这画的是他,狂野的画风,却还是能辨认出仿生人领袖的神采。




康纳扫描图画后找到了一个相似度最高的对象:“是猩猩吗?”




汉克愁眉苦脸的听着康纳把天聊的越来越死,在心里思考着如果一会儿马库斯要打康纳,他应不应该拦着一点。




幸好马库斯只是沉沉的看了康纳一眼,康纳歪着头,向汉克投以眼神求助。




汉克转过头——别他妈看我。




离开前马库斯难得亲切的握着汉克的手,真诚道:“看好RK800,不然我真的不保证他明天会不会在垃圾桶旁边醒过来。”




对此,汉克只有苦笑。




卡尔的身体状况不允许这个画展开的太久,而汉克也不是善于欣赏艺术的人。即便如此,他们回家的时候也几乎到半夜了。




汉克毫无形象的瘫在沙发上,领带和西装被扔在地上,衬衫就这么大咧咧敞开。




康纳站在门口,眉毛紧紧拧着,对于他来说,皱眉这种表现可是个异常情况。




“你怎么了?”




康纳语气很疑惑:“我的口腔内部出了点问题。”




不开玩笑,RK800贵的令他怀疑人生,要是真出问题了,汉克怕是要破产,他直起身子:“你过来,让我看看。”




康纳走过来跪在他双腿间,仰起头,十分信任的张开嘴。就算知道这不过是视觉效果,过一会儿,他还是那个气人安卓,汉克也依然慌乱了几秒。




“副队长,你心跳加速了。”




“闭嘴!”




人类粗糙的手掌捧着他的脸,大拇指探进温热的口腔,汉克看着仿生人艳红的口腔内部,皱起了眉:“看起来没什么不对。”




——就是牙齿有点太白了。




手指抽出,还带出一缕透明的液体。康纳困惑的说:“系统没有检查到失误。”




汉克看着他浅色的嘴唇一张一合,觉得自己被蛊惑了似的。




而康纳则是眼也不眨的盯着汉克的手,他的led转着黄色的圈——现在,汉克的手上应该都是他的气息了吧。




“你,”汉克注意到他闪烁的led灯了,“你为什么不把灯取下来。”




觉醒后的仿生人大部分都取下了led灯,而起义后制造出的仿生人则是不再安装led灯。




黄色的灯光渐渐变成稳定的蓝色,康纳说:“我很喜欢这个灯。”




“哈?”汉克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仿生人比人类还要难懂。




“这个灯的颜色,”康纳歪着头看他,头上的蓝色灯圈明亮,“就像您眼睛的颜色。”




汉克绝望的发现自己可能已经没办法从“喜欢康纳”的阵营里脱身了。
















FIN













评论
热度(3062)

© 吸康胖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