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H】家务安卓使用指南 (3)

Dulak:

前章:(1)(2)


看到大家有一些猜测,其中一些让我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為避免剧透,就不回啦 (*゚∀゚)





  「说了多少次,我不需要你一听到声音就来开门,」正要掏出钥匙的棕髮男人站在门口有些无奈,「你让我觉得自己养了条只能每天在家和自己的尾巴玩的贵宾犬。」


  他的仿生人停顿了一瞬间,可能是系统正在解析他这段内容复杂的话。在事隔两週后,终於接受自己买了一个仿生人这事实的汉克发现,他的安卓型号旧归旧,但意外的对语言的理解力十分不错——瞧,它说:「抱歉,汉克,但為什麼是贵宾犬?」


  ……就是有时候理解的重点可能会有点偏差,而且总不听话。汉克把这归咎於不可避免的技术限制。


  警探在脱外套的同时瞥了它一眼,「因為脸?」


  「脸?」康纳面无表情地伸手接过他脱下的外套,可能是心理作用,汉克觉得它看起来十分迷惑——但他没有对一个安卓解释的意思。「Nothing。」


  「好的,汉克,晚上好。今天过得如何?」见汉克似乎没有要继续话题的意愿,康纳例行性地问道。这大概是程序中设定好的问话,每晚家务安卓都要说一次。但即使明白,汉克偶尔还是会忍不住对它叨唸些无处可说的话——一个安全的、守密的、完全属於你的仿生人,有什麼树洞比这能更好地藏起国王的驴耳朵?


  「算不错,那个愚蠢的抢劫命案终於不归我管了……」


  今天汉克回来得不算晚,或许是罪犯们随著每天逐渐增长的日照时间决定先多晒点太阳,这礼拜警探几乎都能準时回家。前段日子他总被案子追著跑,前一个案件结案报告都还没写完,下一个又「碰!」地跳出来,没完没了,就算睡在警局都不稀奇。但无论是早回来还是晚回来,汉克都能在刚站上门口的踏垫时看到替他打开大门的康纳,和它身后热腾腾的晚餐。


  第一次发现自家鞋踏垫很有可能突然自我进化成感应式的时候汉克是真的被吓了一跳。那时候他一边摸索著自己的钥匙一边跨上台阶,刚停下脚步就看见自家的大门自己打了开,幸好他在把枪掏出来前看清了康纳的脸。


  「该死的仿生人……」汉克忍不住感嘆道。他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往应有的轨跡外偏移了一点,但不得不否认这种感觉并不差,至少比他当初一醒来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安卓时预想的好。


  在汉克低声咕噥的时候,在一旁呆坐的康纳偏头看了他一眼,可能是以為人类在叫它。但见汉克没有后续的反应,安卓又把头转了回去。


  汉克不知道是不是仿生人都这样,没事做的时候就待在那儿发呆,额角的蓝圈狂转,指间还寂静无声地盘旋著一枚不知从哪掏出来的硬币。而当他有事叫它时,它有时会迅速地从待机状态恢復正常,也有时会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復他的时候还会带点如同人类般的愣怔神情——具体形容的话,就像是沉迷网路的青少年被爸妈叫去吃饭时那种「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干嘛」的表情。


  汉克有些為自己这个比喻发笑,摇了摇头吃下了最后一口鸡肉。


  警探先生以為这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但没想到他却在拎著一罐啤酒、窝在沙发裡轻鬆愜意地观赏球赛时接到了一通电话。


  「——什麼时候不出现,在我刚把案子交出去的时候跟我说看到他了?」汉克差点把手机丢出窗外,「不、不,我会过去,操,你看著他,今天他妈值勤的是谁来著……」


  「怎麼了?」随著汉克起身,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仿生人也站了起来,似乎很好奇地看著他。「要出门吗,汉克?」


  「没错——今天刚交出去的那个蠢命案,好像找到逃犯了。妈的这些罪犯能一天不给我找事吗?」警探边骂边回到了卧室,依稀还能听见他在裡头用电话通知同仁準备出勤的声音。还站在原地的康纳目送著他的背影,额角蓝光悄悄转了一圈,等汉克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它已经拿好了外套和钥匙等在了门旁。


  「喔,多谢,」汉克说,為了不打草惊蛇他并没有穿上警服,而是一件有著复杂时鐘花纹的衬衫。他接过仿生人递给他的外套穿上,「这是特殊模组?你平常早上可没这样送我出门过。」


  「是的,」安卓回答,「特殊模组。」


  


  汉克到走出家门后才感觉到不对劲——那个平时把他送出门后就直接关门回屋的仿生人跟了出来:「康纳,有什麼事吗?」


  「没有,」它说。


  「那就回屋,我很快回来。」


  「不行。」康纳拒绝道,还给出了个十分合理的理由:「汉克,晚上出门很危险。我有保护你的义务。」


  这逻辑縝密到警探需要花上个一秒才得以反驳,「……怎麼就没见你说我晚归或彻夜不回危险?现在你当我是什麼,偷溜出门和小男友约会的叛逆期少女吗?回去!」


  「可是汉克,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安卓诚恳地说,「而且距离你接电话到现在已经过了六分鐘,我认為你现在最好的行动就是赶快上车,驱车前往目的地。」


  汉克觉得自己可能会因為这个塑胶笨蛋折寿。他深吸一口气,「听著,康纳,我是警察,不是该死的青少年。我不需要你保护,我要去追犯人。这比你之前保护叛逆少女还要危险十倍,不是一个家务仿生人能涉入的。现在,回去。你敢跟来就他妈的给我试试。明白了吗?」


  汉克原本对说服这个固执的安卓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却没想到仿生人一反方才不停反驳的态度,迅速而真诚地答道:「明白了!」


  「好,你乖乖待在家裡等我回来。」汉克忍不住鬆了一口气。他转身快步走向他那台破旧的老爷车,但却在绕过车头打开车门时看到另一侧康纳也正準备上车——见鬼,刚刚落锁的声音竟然是这浑蛋从外面锁门而不是裡面?!「操,康纳,你现在在做什麼?」


  康纳似乎想了一下(如果它们会「想」的话),「我跟来试试。」


  汉克差点又骂出了脏话,他开始真的觉得他的安卓是因為太笨才被前主人卖掉的。


  时间实在紧迫,警探是真的浪费太多时间在和这不知变通的小浑球争论上了。汉克抹了抹脸,决定和这操蛋的人生和平共存。「你不能这样就跟去,」他说,语气中带著强烈的心如死灰。汉克探著身体从后座捞了好一阵,才终於找到一顶不知放了多久的毛帽,上头累积的灰尘让它摸起来的触感非常令人不适:「噁,这放在这多久了——」


  但没什麼选择,而且是戴在安卓头上而不是他头上,这让汉克觉得能接受了点。「被当和神经病做朋友也比出门办案还带保姆好。」他咕噥。警探粗鲁地把帽子往康纳头上套,同时恶狠狠地警告了那个程序出错的仿生人:「听著,到时候保持安静、不准说话、不准乱跑、好好跟在我后面,这次,确定了解?」


  「了解!」康纳又再次迅速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从刚刚的经验来看,汉克实在不知道自己能相信它多少。


  你瞧,谁说不像呢?一脸正直又无辜,但却同时说也说不听,看起来就像个被贵妇捧在手心、我行我素的任性贵宾犬——也不知道当初工程师在设计康纳的时候脑子出了什麼问题。


  有时候他真他妈怀疑康纳不是个家务安卓,它上任主人放弃它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被气死,实质意味上的。




  康纳并不排斥做个家政型仿生人。他很好地接受了如今的身分定位,也觉得自己做的不错,完全是一个乖巧的家务安卓(就是不太懂為什麼现在的汉克和未来的那个一样觉得他像贵宾犬):一天由製作早餐开始,然后在汉克去警局时处理些家务,最后结束在卧室门后人类平稳规律的呼吸声裡。一日復一日,就如同过去他身為RK800来回於一个又一个刑案现场般。家务或侦查,这些都是「设定」,他没有特别的好恶。


  遵从程序的指引,康纳可以很简单地知道自己该做什麼、不该做什麼,所有的一切都很轻鬆,似乎没有什麼好抱怨。但最近他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除了机械式地清扫、处理家务外,也还想做些其他事情。那个词——对,他感觉到「无聊」。


  身為警用机,他擅长案件现场的一切,并在他开始运作之后不间断地执行著相关任务。那时他从没想过自己是不是「喜欢」那份工作,但现在,康纳发现自己竟有些想念那些在案发现场的时光。他想,这或许意味著,他把侦办案件当作他的嗜好


  觉醒后因為没有人在旁引导,而显得有些发展迟缓的仿生人谈判专家认真地思考著。他无意识地望著车窗外像河水般不停流逝的街景,黄色的指示灯被掩盖在那个印有底特律齿轮队字样的黑色毛帽裡,然后像是想到什麼般变回了平稳的蓝色。


  他想起了刚才和汉克的争执。他知道汉克是担心他,无论他在他面前是不是只是个用塑胶和金属做的机器人。这就是汉克.安德森,那个即使之前关係紧绷,还是会在破门时将他推到背后保护的副队长。


  但康纳同时也知道,自己不只是个家务仿生人,他能帮得上忙。


  因此虽然康纳在心中对汉克感到有些抱歉,他还是觉得自己跟出来是个正确的选择。而要达成这个目的,装个指令系统出问题的仿生人是最佳的方法:说服汉克所必须耗损的时间太多,很容易就会让他直接把他丢下。相反的,如果他坚持自己的意见并行动,让汉克来说服他,有极高的机率汉克会在时间的压力下妥协。


  不过不得不否认,这个过程有些出乎康纳预料的顺遂,他原本以為年轻些许的副队长会再固执一些,但没想到他和十几年后的那个一样容易对自己妥协。看来装智障安卓的确是个效率极高的方法……而且这麼做的感觉,老实说,让康纳觉得非常愉快。


  「模控生命的目标是毁灭人类吗?」汉克的声音突然在一片安静中响起。康纳转头望向发话的人类,然后随著他的目光看到了在大楼外墙显示屏上斗大的广告:更聪明、更懂你的安卓!和你的机器聊天:2024,模控生命旗舰机种解禁,图灵仿生人正式量產化。


  「越来越像人类的机器人,我都不知道未来会变得怎麼样。」警探跟著红灯停下了车,然后像突然想到什麼般对康纳说:「等图灵仿生人出来,你们旧款可都要失业了。」


  「準确来说,我们不会失业,只会报废。」康纳回答,「失去了用处的仿生人唯一的去处是回收场。」至少在革命之前,他想。


  「那个你曾经一度要去的地方,嗯?」汉克看似讽刺地问道,但康纳听出他没什麼深层的恶意,只是还有些不满,单纯的发洩行為。不过这个问题不管是从以往(未来)他的经歷,还是他如今的身分来说都是有意义的,康纳决定回答他:「是的,汉克,所以我很感谢你。」


  警探似乎对他的回话有些意外,「哇喔,这句真让人觉得温暖。放心,我可没閒钱再去买一个仿生人来气自己——说起来,我好像一直没看你多少钱来著?」


  


  汉克的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他们到地方了。汉克和线人接头交换了目标位置和报酬,回头就看到自家的安卓戴著那顶毛帽安静地站在他身后,胸口的AE200字样在街灯的照射下发出微微的萤光。


  「净给我找麻烦,」警探不满地咕噥,脱下了外套往安卓怀裡塞去:「穿上,挡住你的型号。等会保持安静、跟在我后面,绝对不准比我多踏出一步。」


  「好的,汉克。」穿好了外套的康纳对他保证,「我会确定自己在你身后的。」


  他的身形比仿生人大了些,合身的外套到了康纳身上有些宽大,鬆鬆地掛在它肩膀上把它都裹得小了一圈。加上那挡住了它一本正经的蠢髮型的毛线帽,安卓现在看起来的年龄比平常还少了五岁,简直像是会半夜出现在他们警局的翘家小孩。


  「我开始觉得刚刚应该直接把你丢在家的,」汉克诚挚地后悔道。


  他的仿生人对他眨了眨眼,没有回话。


  根据情报,目标出现在这附近已经有三天了,直到刚刚才被确定了位置。这个狡猾的浑蛋已经浪费了他们半个月的时间,汉克希望他能在今晚把这件事直接完结。


  警探先生带著自己的小尾巴进了目标公寓,建筑物那纤薄的墙板档不住居户吵杂的声响,乱哄哄地往耳廓裡钻。阴暗的过道裡充斥著难以落脚的满地杂物和一股雨水被闷了好几天的臭味,即使闻过更糟的味道,汉克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过混乱的环境是坏事也是好事,这裡出入复杂,没有人会在意一两个没见过的生面孔,让他可以从更接近一些的位置看住目标。


  在支援的警力到达前,警探决定在走廊的拐角后待命,他手中的枪已经上了膛。虽然警方已经在案发现场找到了凶器,但不能保证嫌犯没有另一把枪。


  说实话汉克是真的有点担心康纳,要是待会交火他可没空去注意一个家用型安卓的安危。「你回车上等我,这裡并不安全。」  


  有些令汉克意外的,等待中的仿生人并没有开始转起硬币进入待机,反而用著一种肃穆的神情审视周遭。它在听到汉克的命令后马上就把视线收了回来,快得让人类觉得方才他所看到的是自己的错觉。


  「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安卓还是这句话,「车子太远了,我没办法从那边保护你,汉克。」


  「他们真该调整调整你的系统,这个优先指令完完全全只造成了麻烦,」警探说,刚想用另一种表述方式来命令康纳离开(他觉得自己需要找到一个完全没有理解偏差餘地的句子来达成这件事),就听见了一阵撞倒东西的声响,然后是清脆的玻璃碎裂声。


  汉克没空理会康纳了,他迅速而安静地移动到了逃犯门口,确定是裡头发出的响动后直接破门冲了进去。


  房子裡,金髮的男人像是被吓到般停住了自己的动作。他身上揹著背包,密闭的窗户也被打破,看起来就剩一脚爬出去在七楼的高空踩著墙簷追逐自己的自由。


  警探用枪指著他命令道:「停住你的动作,下来。」


  「下来。不要逼我开枪。」目标没有动。他和汉克僵持了一会,终於在汉克不耐烦之前缓慢地爬了下来,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警探举著枪慢慢朝他逼近,「卡尔.马丁,你被以抢劫与杀人罪通缉。别想玩小花招,乖乖投降对你比较好。」


  但没想到在汉克靠近了一定距离后,那个原本看似已经认命的嫌犯却突然把身旁的柜子往他一堆,拔腿就往外跑。警探顺著柜子倒下的力道把它推开,一转身刚要追上去,就看到让他的心臟快从喉咙裡跳出来的一幕——方才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嫌犯身上,没注意到自己那个笨蛋安卓竟然从进门后就呆呆地站在门口!


  警探眼见兇徒朝堵住去路的康纳冲去,但那个仿生人却像不知道要闪般还站在原地,就这样直直看著对方扑来,汉克觉得自己都要疯了:「——康纳!」


  他大喊的同时,那个安卓动了。它向前一步格开了人类往他袭去的拳头,一腿俐落地绊倒了罪犯,然后用一个非常标準的擒拿姿势把那个金髮的男人压在了地上。


  「是的,汉克?」像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完全压制对方,康纳挪了挪重心后才维持著屈膝顶住嫌犯背脊的姿势抬头望向他,因為角度的缘故表情显得特别无辜:「怎麼了吗?」


  汉克觉得自己绝对会折寿。


  谁有了这样一具家务安卓都会折寿。







评论(1)
热度(1493)

© 吸康胖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