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Yesterday Once More

关于好人结局下康纳之后的展开文~就是这位太太的粮!好吃!

人面羊:

·孤独康路线(机器好人路线)+完美结局


·云玩家疯狂OOC


·如有Bug请见谅


·警探组亲情向






    汉克走在路上,鞋子踩在路面上用于融雪的工业盐上发出咔啦咔啦的细碎声响,他微微张开嘴,白色的雾气便从灰白的胡须间溢出来,消散在冬日寒冷潮湿的空气中。底特律的冬天总是阴沉的,厚厚的云层遮盖了阳光,雪从灰色的天空飘落下来,像碎掉的云的残骸。


    汉克抬起头,吸入鼻腔的冰冷空气让他感觉稍微清醒了一些,他依旧每天喝酒,只是身边再没有那个一本正经跟在他耳边唠叨的仿生人了,那个人在的时候他嫌对方烦,但是当对方真正不在了之后,却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太安静了。汉克想着,就算隔了一年之后他已经没有适应这份重新回归的清净,仿生人革命胜利已经过去了一年,康纳也消失了一年。老警探想着那个曾经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仿生人,他们明明只共事了差不多三个月,却像是已经过了很久,他不知道康纳怎么样了,他活着?或者已经死去了?那一场在雪夜的哈特广场楼顶的谈话让他对这个仿生人改观不少,他曾经以为他根本没有情感,连朋友两个字是什么意思都不懂,但是康纳最后扔下枪离开的样子却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中。


    很高兴认识我,希望我早日走出丧子的阴霾吗……哼,狗娘养的东西。汉克想起康纳最后对他说的话,忍不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确实改变了,虽然喝酒却不再喝得烂醉,虽然迟到却还是会去警局,甚至连看着科克的照片时心里的剧痛也稍微平缓了一点……他确实正在变好,但是让他做出改变的人呢?自己一溜烟跑了!连根毛都找不着!汉克渐渐停下脚步,丝毫不管自己还站在路中间,只是沉浸在思考中:他说杀死那个仿真人首领是他的任务,但是他最后扔下枪走了,所以算是任务失败了?他任务失败了会怎么样,回到模控生命吗?汉克会看新闻,他知道在革命成功之后模控生命就停止了仿生人的生产,而作为警察他也有自己额外的消息来源,他知道那个公司销毁了所有的RK系列,介于仿生人领袖就是RK系列的仿生人,又出现了康纳这样异常不受控制的例子,模控生命会这么做也并不是没道理的。


    汉克重新想到自己的“前”搭档:那么康纳呢?康纳也被销毁了吗?变成垃圾场里等待回收的白色塑料?他看过那些仿真人集中营的照片,那些已经被报废的仿生人尸体堆叠如山,那些绵延的苍白尸丘看得人反胃。老警察的喉咙动了动,他想象着康纳也会变成其中的一员——够了。


    汉克·安德森,打住。他对自己说道,阻止自己接着胡思乱想下去,然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路中央。虽然周围没有什么人,但是汉克还是忍不住为自己的蠢样感到羞恼。他再次走动起来,接着发现无论他怎么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之前那些念头仍旧像跗骨之蛆一直纠缠着他。汉克怒气冲冲地朝前走着,直到被一股香味吸引得转过了头,他看见了一个架在路边的热狗摊,一些穿着陈旧破烂的人围着那辆小车,香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哦,这可不多见了。”汉克睁大眼睛,现在已经很少能看见这种由自行车改造、人力踩踏的热狗车了,市区里的街道大多都非常整洁,会有专门卖小吃的小店根据城市规划建立在步行街上,有着干净的店面和微笑的仿生人店面。然而在底特律郊区的贫民窟,这种小摊依旧存活着,用低廉的价格和粗糙的食材提供着人们的一日三餐。


    汉克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午餐的时候了,他也很乐意用这些垃圾食品来让自己别再想那些让人不舒服的操蛋事情,反正现在没有康纳在……操。


    付款的时候汉克在大衣兜里掏了掏,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25美分的硬币,他拿出来,合着其他零钱递给摊主,没走两步突然又折了回来:“抱歉,能把刚才我的零钱还给我吗?”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20刀的纸币,在摊主怀疑的眼神换回了一把零钱。他在那堆硬币里仔仔细细地翻找了一会儿,捻出其中一枚产自1994年的25美分。


    汉克摩挲着手里的硬币,有点犹豫,他不清楚这是不是康纳的那一枚……刚才他不小心把那个从康纳手里收缴的硬币拿去用掉了,虽然接着马上想起来跑去换回来了,但是摊主手里那么多零钱,怎么知道是不是原来那枚?


    老警察把手里的硬币重新点了一遍,确定就只有这一枚是1994年的,随后他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是愚蠢极了,他干嘛要关心一个跑得影子都没了的塑料人的玩具?他这样想着拿出钱包把零钱一股脑塞了进去,至于那个25美分则被扔进了钱包隔层里。


    这下热气腾腾配了腌黄瓜和洋葱,浇了芥末和番茄酱的热狗也不能让副队长安德森的心情好起来了,他瞪着手里的热狗,把它塞进嘴里的气势就像是在咀嚼仇人的血肉——结果就是他不得不喝了一大口可乐才能把哽在喉咙里的面包咽下去,他盯着手里冒着气泡的饮料,耳边似乎想起了一本正经的唠叨声:“副队长安德森,过量饮用这种富含糖精的饮料对你的身体不好……”


    “哦,操,闭嘴吧,你这个塑料家伙就算跑了都还能在老子耳边絮叨,要是我逮着,我一定要把你那个塑料脑袋扭下来给相扑当……水碗……”汉克骂骂咧咧地嘟囔着,直到他看见面前一个从旁边杂货店出来的抱着纸袋的人的脸,他的声音开始慢慢减慢变小,最后彻底消失了。


    那个人像是注意到了汉克的目光,戴着针织帽的脑袋转过来,在看见汉克的脸的时候瞪大了棕色的眼睛,那个表情看起来就像是被车头灯照到鹿,带着十足的僵硬和茫然无措。


    


    下一秒他扔下手里的纸袋,拔腿就跑!


    汉克在愣了一秒之后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


    “该死的,康纳!你给老子站住!”






    康纳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汉克,他明明已经够小心的了:居住在城市边缘的贫民区,绝不进入市区,不联网,躲开警察的巡逻线——他曾经是警局的警务仿生人,巡逻路线自然是一清二楚。他换掉了自己那身制服,戴着毛线帽遮住自己额角的显示灯——他不想翘掉它,这是他的一部分,即使它给自己带来了无数的麻烦:畏惧的眼光,仇恨的谩骂,暴力……他可以理解这些情绪,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种结果的,就算是在仿生人之中也有仇恨人类的激进派,在这方面人类和仿生人其实并无区别。


    所以在这一年间康纳身上总是大伤小伤不断,轻则弄破皮肤层,重则手脚组件受损,他不得不想办法修复自己——这并不容易,自从革命胜利以及仿生人权利法颁布之后,要想绕开耶利哥获得仿生人的部件和蓝血已经越发的困难,自己曾经暗杀过仿生人领袖马库斯,虽然失败了,确实板上钉钉的事实,他不可能加入仿生人的行列,进入他们的局域网。模控生命肯定已经回不去了,他不想被他们报废掉……而警局,康纳不觉得自己能够回到那里去,他已经和汉克决裂了,汉克说他是个不懂得情感的机器,而自己又还有什么脸能回去呢?


    三头两面的蝙蝠最终被鸟类和兽类一同驱逐,消失在黑夜里。


    他已经一无所有,也无处可去。




    因此康纳不得不想办法赚钱,然后去黑市买一些修复的部件和蓝血,虽然不是他的型号的——毕竟自己是原型机,RK800也没有量产普及——但是好歹是能够让他正常运作下去。他甚至去过垃圾场,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他有一间小屋子,在一栋破旧的老公寓楼里的地下室,这个公寓楼恐怕比汉克的年纪都大,但是胜在隐秘安静外加租金便宜。住所只有一个房间,十五平米,没有厕所,也没有厨房,想要做饭只能去公寓尽头的公共厨房。厕所也是公共的,旁边就是浴室,每晚十一点半就停热水了。康纳并不在意这些,他只需要半夜去浴室洗个澡就好了——仿真人并不怕冷,所有他可以在其他人都睡下之后独享一整个浴室。


    这个公寓里住满了位于社会底层的人,偷渡客,失业者,瘾君子,所有人都为自己的生存挣扎,谁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别人的身份和死活,康纳不必太过担心他的身份被人发现。


    房间里的东西很少,一张嘎吱作响的铁架床,一个储物箱,一把椅子,这就是全部。康纳现在能够理解当初那个HK400为什么会待在阁楼了,呆在这个属于自己的狭小空间让康纳感觉很安心,他的压力水平能够在这里维持一个较低的水平。他会学人类那样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床对面墙壁上的小气窗外投射进来的路灯灯光,然后看着那个不变的光影在某个时刻突然消失,然后窗外的灰蓝色渐渐亮起来……


    又是新的一天。




    为了能够支付租金和维修自己的零件费,康纳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小杂货店当收银员,工资不高,刚好让他可以在付完房租之后有一点余钱,同时还能拿到一些当天卖不完的面包和牛奶——这些东西都被他拿去喂了巷子口的那群野猫。康纳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算差,他数着自己存在箱子里的钱,希望能在下个月的时候给自己换一个零件。他的腿部组件因为上周遇到的几个混混受了损,现在走路有点不太顺畅。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碰上汉克。


    康纳抱着葛思丽太太给他的纸袋走出来,那个蛮横的老女人像是看出自己可怜的小雇员腿脚出了毛病,于是难得发了善心,给他一个塞着昨晚剩下的三明治和还有一天就过期的牛奶的袋子,告诉他可以找个地方吃午餐——感谢RK800卓越的人性化社交模块,到现在为止康纳的老板娘都还以为他只是个脾气古怪的人类。


    正当他思考着,准备找个地方“消灭”掉这个自己并不需要的午餐时,他感受到了一股视线。康纳转过头,看见一个熟人站在不远处,他手里拿着瓶可乐,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胡子上还沾着酱料和面包屑——




    是汉克。




    他怎么会在这里?是这里发生了什么案件了吗?他肯定又跑去吃那些垃圾食品了……


    康纳思考了三秒,被帽子遮住的额角的指示灯变成了黄色闪了闪,决定赶紧跑。


    于是他一把甩下那个并不想要的纸袋,转身就跑。他听见汉克迟了一秒追了上来,并且大吼着让自己停下来。


    康纳没有停下,相反他无视系统弹出的警告,反而加快了速度,希望能够借此把老警察甩掉。他不知道汉克想要干嘛,介于之前他们谈崩了之后,他不觉得对方会原谅自己,也不想被抓了之后被迫面对警局的那些“同事”,而且现在按照《仿生人权利法》,他很可能会被移交给耶利哥处置。


    无论哪种都是康纳不想面对的,所以他使劲跑着,直到自己的腿部组件迫使自己不得不降下速度。汉克的声音还在后面,老警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依旧坚持跟着自己。康纳感觉自己的压力在不断上涨,他损坏的腿部组件阻碍了逃跑,被抓到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能被抓到,他左右观察着,失去联网之后他已经没有了即使获得信息的途径,但是他的计算能力还在,加上对这里的熟悉……计算了三十七种可能性之后他决定从右侧进入停车场,只要从那里的平台跳下去,顺着下面的小道就可以顺利逃脱——那个高低差人类如果跟着下去必定会受伤,但是作为仿生人的自己却不会。仿生人没有痛觉,所以就算腿部受损了只要不是太过严重就还能移动……


    这么决定了的康纳手一撑跨过一道栏杆,然而受损的腿部让他在落地的时候踉跄了一下,这耽搁了他一点时间,没等他调整好跑几步,身后就传来一声大吼,紧接着他被人一把扑倒在地。






    “他妈的,我叫你停下!”汉克追在逃跑的仿生人后面,怒吼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康纳看见自己就像是兔子见了狮子一样掉头就跑,他紧跟在后面,知道自己不可能跑得过仿生人的,这些家伙根本就不会累!


    于是他决定寻求支援:“喂,杰弗瑞!”


    “汉克?你在干什么?你在奔跑吗?”电话那边传来队长的询问声。


    “杰弗瑞我找到康纳了,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要逃跑,我需要支援!”


    “知道了,我们马上跟踪你的位置!”


    挂了电话之后汉克专心追逐起康纳,他的已经开始有点接不上气了,喉咙里也泛起了一股甜腥的铁锈味,但是他不敢放慢速度,害怕一停下这个家伙就会又一下子蹿入某个角落里再也找不到了。但是幸运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康纳的速度放慢了,汉克咬紧牙关,看见康纳左右看了看。


    他一定是在寻找逃跑路线。汉克想到,果不其然康纳突然转弯,手一撑以一种干脆利落的姿态翻过了栏杆,不料却在落地的时候身体晃了一下。汉克怎么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他赶紧跟上去,趁着对方调整姿势还没来得及跑多远的时候大吼一声飞扑上去!


    他一把抱住仿生人,两个人因为冲力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汉克喘着气压在康纳身上,感觉到对方扭动着身体还在挣扎,忍不住对着那张久别的侧脸咆哮出声:“操你妈的你跑什么跑?!你那个塑料脑袋彻底报废了是不是?”


    康纳的脸贴在地上,线帽因为动作被蹭开了,露出太阳穴上发着黄光的指示灯。他被汉克一吼,微微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是慌张。汉克觉得他的状态有点奇怪,但是还是死死压在康纳身上,抓着康纳的胳臂反剪在身后。


    突然康纳不再挣扎了,同时汉克听见警笛声由远及近地传来,一辆警车冲了进来,闪着警灯交替闪着红蓝的光芒,照亮了他们的脸,和康纳不知道看向哪里的眼睛。






·或许会有TBC?

评论
热度(2107)

© 吸康胖达 | Powered by LOFTER